最近又开始丧丧的。有些事也意识到是自己错了,不过这份苦果该由我自己咽下,我推开的,我做错的,我也不会妄想去勉强挽回。

一首温柔的歌,唱的时候哼哼唧唧的,跟着哼也是,有种岁月温柔你脸庞的温和感,我也要和自己开解啊。

被信任了,被信任了,没由来的欢喜。又令人忧虑:我不知该如何回报这份感情啊。

即使是虚拟的网络,轻轻一点便和他人产生了联系,也是令我感到忧虑的事。但是看到很多太太对读者的看法,意识到自己不过也是个自以为乖巧的白嫖犯罢了。

尽力吧。

评论

© 二二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